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谋动三国 > 第六百四十八章 土木寺

第六百四十八章 土木寺

谋动三国 | 作者:天地豪雷| 更新时间:2019-04-07 16:50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秋明大吃一惊,他原先以为赵慈的供词只是临死前的胡话,没人会真的当回事,现在看起来,既然有白纸黑字的记录的话,只怕还是经过一定程度的审讯,而这样的审讯记录可以说对他是非常的不利了。孙坚在长沙时说得轻描淡写,让秋明以为只是个可笑的诬攀,很有可能是他使的一个缓兵之计以麻痹秋明了。

    秋明侧头想了一会,问道:“赵慈是由谁审讯的?他是怎么死的?这份供词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荀攸点了点头,似乎对秋明能快速想到这几点表示赞许,不过他虽然点头,口里却道:“我是受天子之命来调查此事的,怎么能把这些内容告诉你,那不成了枉法了吗?”

    秋明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:“方才过来的时候,我帮你摆平了外面那么多债主,这可是一大笔钱。你这么做,难道不是贪赃吗?既然贪赃都做了,再枉一次法又有什么打紧?”

    荀攸居然大摇其头:“不不不,我只是请你上楼一叙而已,可没有叫你打发他们,更没有叫你拿钱出来,怎么能说是贪赃呢?我荀家一门清誉来之不易,你可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秋明瞪了他一会才道:“原来倒是我多事了,我这就出去向他们说明清楚,且看荀侍郎如何摆脱他们,维护荀家的清誉。”

    荀攸笑道:“则诚是佛家的伽蓝神将,自然也算是佛门中人,又何必如此着相呢?其实我在宛城有大笔钱财,只是被外面的人纠缠太甚不得离身,不如就请你去帮我取回,可否?

    秋明嘴角一撇,你都只能喝清水了,还说有大笔钱财,你猜我会信么?他于是也跟着笑道:“荀侍郎清雅过人,既不贪赃也不枉法,去叫***帮你敛财,我也很难做呢。”

    荀攸笑眯眯地道:“这个所在正与秦颉之死大有关系,你若是不愿意去,也没有关系,不过……”,他的话还没说完,秋明马上道:“谁说我不愿意去,方才我只是说笑而已的。说吧,是什么地方,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高大的门楼下面,秋明抬头仰望:“靠,还真有个土木寺啊,我还以为那家伙忽悠我的呢。不过宛城我也是住过一段的,怎么从来没听过有这么个寺庙。”

    黄忠道:“这个门楼是新的,宅子却不象是新的,而且也不象个寺庙的布局。咦,这个不是南阳杜家的老宅子吗?”

    经过黄忠的提醒,秋明也感觉到景色似曾相识,渐渐回忆起来这里确实是曾经的杜府。当年杜太公暗通黄巾,胁迫赵慈设伏引官军入城,若不是秋明和黄忠反应快,几乎就被烧死在城中。后来杜家满门抄斩,秋明也是亲见的,不想他家留下的宅第居然成了一座大庙,这也算是造化弄人了。

    蒋钦四面望望,也觉得这里的环境不伦不类,实在不象个庙宇的模样,他啊了一声道:“土木寺?土木不就是个杜字么?这里莫非是杜家的家庙?”

    秋明摇头道:“不可能,杜家全家都死光了,怎么可能还在这里立个家庙。”

    黄忠也在摇头:“没有都死光,还留下一个杜小姐呢。”

    秋明想起那位曾经的南阳第一美人,如果说貂蝉算一百分的话,杜氏的容貌至少可以打到九十分以上,只可惜她放着甘宁这样的盖世英雄不跟,偏偏要嫁给秦谊这样的纨绔。不就是因为秦谊是个大帅哥吗?帅有什么用?到头来还不是给卒子吃掉。

    忽然,秋明灵光一闪,荀攸说过这个土木寺与秦颉之死大有关系,而杜氏正是秦颉的儿媳妇,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他一下子警觉起来,细心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这么一瞧,秋明倒有些诧异了。这座土木寺肯定开张没多久,可是出入寺门的香客信徒却是络绎不绝,简直有些摩肩接踵的感觉。这寺里供的是什么菩萨,真的有这么灵验么?

    跟着人群进了寺门,一眼见到的是方庭里硕大的香炉香案,香客们整齐地跪在一字排开的***上,虔诚地进香叩拜,祈天暗祷。

    在排队等候进香的人中,有两个老妇人正在说着话:“他婶子,你的香这么粗,是花多少买的呢?”

    “大妹子,菩萨用的东西,怎么能说买呢?要说请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的香是花多少请的呢?”

    “,别提了,就这么个破玩意,要一百个钱呢。”

    秋明听她们说得有趣,忍不住也是笑了,他往旁边看看,方庭的右侧是一排长廊,不少和尚摆出小摊招徕生意,有卖香的,算卦的,还有专门***开光纪念品的;而左侧是一方小小的水池,有许多信徒揣着鱼鳖虾蟹之属往池中放生,另有一些人还向池中抛着铜钱银锭,口中念念有词;在水池的侧后方的小路口,挂着块木牌,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“五谷轮回之所,承惠五枚铜钱一次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到这些似曾相识的画面,秋明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,似乎以前和同学朋友出去穷游的时候,也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。他哈哈笑着对黄忠道:“这个寺里的主持,倒是个妙人儿。”黄忠还没接口,周泰瓮着声音道:“看这里这么多人,光这个茅厕一天的收入只怕顶得上一桌上好的酒菜了。”

    茅厕和酒菜,真难为他怎么想到一起去的,秋明和蒋钦都别过脸去,表示不认识此人。

    跟着人流绕过香案,迎面是一座大殿,看样子就是杜家的正堂改造而成的。由于秋明等人没有请香也没有跪拜,一副游山玩水看热闹的模样,身边的香客信徒们都对他们指指点点,就连廊前的和尚们也对他们怒目而视,只是碍于秋明身上的官袍,不敢立刻发作而已。

    秋明长久混迹天涯知乎各大战场,脸皮自然是极厚的,即使千夫所指也不会无疾而终,象这样的小场面更加不当回事了。可是蒋钦和周泰毕竟还是年轻,面对如此阵仗颇有些招架不住,不由得瞪起双目以眼还眼,想要把那些不善的目光全部吓回去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