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游戏·竞技 > 神游幻际 > 第十五章 尊者驾到 格局新变

第十五章 尊者驾到 格局新变

神游幻际 | 作者:鼎而凯旋| 更新时间:2019-07-11 12:2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等到千机卫们都离开了,方杉松了一口气,这些人似乎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势。

    方杉听说过这些人,千机卫全部都是皇帝的直系,只接受皇帝一人的命令。其性质有些类似于中国明朝的锦衣卫。

    先前镇元子就同方杉讲过,整个天龙教的势力范围里,虽然受天龙教的统治,但是每一个城市里,都设立了军机处。而军机处的领导者,就是千机卫。

    他们相互间的联系十分密切,仿佛铺设起一张巨大的神经网络,而网络的中心,就是天京城,天子镇中央。

    从身份上来讲,军机处的千机卫们,都是逢官加一级,哪怕圣蛟现在成为了天龙教河商教坛的总护法,千机卫仍旧属于他的上级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千机卫只是一个统称,在其内部,又分了白衣千机,绿衣千机,蓝衣千机,紫衣千机,红衣千机这五个阶级,一级大过一级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服饰上,就能一眼看出他们的地位。不过唯一相同的一点是,所有千机卫,衣服上都纹有金色的龙纹。

    是的,在这个世界里,金色,黄色,这些颜色都是帝王专属。而千机卫的龙纹衣,就意味着,见衣如见天子。

    而刚才的五个千机卫里,除了为首的人是绿衣千机以外,其他四人都是白衣千机。

    这些千机卫几乎都是身怀武艺的高手。随便一个白衣千机,单独拿出来至少也有方杉的实力。而红衣千机卫更是武林中绝顶的强人。

    这是有关千机卫的一些众所周知的信息。更多信息,方杉也要在接下来的深入了解中,才能获悉。

    看着趴在桌子上,丑态百出的圣蛟,方杉无奈的摇摇头。也不知道让这个人当上总护法,是河商的幸运还是其不幸。

    “绿叶,你找人去跟广坤宫的人说一声,就说总护法大人在荣阳楼喝醉了,让他们接回去。”方杉话音刚落。不省人事的圣蛟突然又振作起来:“谁说我喝醉啦?我没醉!”

    他眯着眼,扫视了一下周围,猛的拍了下桌子,说道:“人怎么都走了?也不知道喝痛快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嘟嘟囔囔的跟方杉说道:“方杉,这些个千机卫真他娘的拽上天了。老子敬他们酒,他们也不喝。”

    方杉在心里叹了口气,你圣蛟是什么脑子?他们不喝你也能把自己喝成这样?谈完事,直接散了就成,非把山寨里那一套去跟皇上身边的人打交道,除了让别人小瞧你,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,方杉没有讲出口,以圣蛟现在的状态,哪怕讲了,估计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绿叶这会已经去找了荣阳楼的跑腿,去广坤宫报信。广坤宫里,都是圣蛟以及圣龙的眷属,想必知道他醉在荣阳楼,也会尽快派人接他回去。

    圣蛟叽叽咕咕的说完了话,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方杉甚至担心今天晚上的会议,圣蛟究竟还能不能主持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会,这算是在狂欢大典前的一场见面会。除了几位护法都要到场,所有拥有实权,大大小小的卫民们也要到场。

    如果见到圣蛟这般模样,恐怕只会让他威严扫地。何况大家本来就知道,圣蛟的武功不过刚刚够的上护法水平罢了。如此一来,就更不足以服众了。

    方杉摇摇头,自己可管不了这么多事,还是吃饱了饭再说吧。找了一个小包厢,方杉让红花绿叶也一起坐着吃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显的有些拘束,毕竟按她们的身份来说,是不能跟方杉同桌吃饭的。

    方杉有心想要了解一下她们的过去。虽然按照圣蛟的性子来说,大概也不会在自己身边做手脚,但是毕竟是自己身边的人,不知根不知底,有时候也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方杉不经意的询问了一些关于她们过去的事,打开了绿叶的话匣子,她们两个也就讲了许多。

    原来绿叶跟红花并不是姐妹,只不过被当做一组的姐妹来培养,她们从有记忆开始,就一直生活在宫里。

    红花今年十八岁,绿叶只比红花小几个月,两人的父母应该都被划为了贱民,但她们却属于卫民眷属。

    每当有贱民阶级的人生了孩子,无论男女,父母都没有对孩子的抚养权。这些孩子会被专门负责养育的人带走。而这些被带走的孩子,身份默认是卫民眷属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天龙教统治的阶段里,新出生的孩子是拥有人权的。

    这让方杉有些意外,天龙教能够经历三十年时光考验,果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这个组织似乎一直都在根据实际情况而改变自己的总纲与教义。使得天龙教在不同的时期里,有着全然不同的统治手段。

    红花绿叶进宫以后,就接受了一系列的教育,包括对天龙教教义,教律的学习,礼仪教育,歌舞音乐,甚至是一些微妙不可言的技能。

    她们从进宫开始,人生就已经被规划好了。她们一定会被送给别人,而在那以后的生活,就全看此人对她们的喜爱程度了。

    或是丫鬟,或是侍妾,或许也有能成为正室的可能。而当她们青春耗尽,又无一二个子女,往后的人生也许将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但只要她们没有触犯教律,就不会被打入贱籍,她们的生活就会有保障,虽说不能随心所欲的做事,但也可以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方杉不知道这是好是坏,但红花绿叶自己似乎也不觉得命运被主宰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三人吃完了饭,方杉也了解的差不多了。正好广坤宫也派了人过来,把圣蛟他们架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会,方杉犯了愁,当真要去找火舞谈谈?其实他并没有把握,虽然跟离芒说的信誓旦旦,可真的要行动的时候,只有自己知道,面对的是怎样的阻力,恐怕都不知道从何说起。不过很快,方杉就不必为此而苦恼了。

    河商县城来了一位大人物,只带了三个随从,不经通报,便要进城。

    他的随从亮了亮牌子,河商的卫士就立刻乖乖放行,领着四人往议事厅赶去。

    现在看守城门的是火舞的手下,张保保。在看到这些人手上金灿灿的身份牌以后,急忙派人去通知火舞。原因无它,这人是从天龙神庭赶过来的尊者。

    河商是天龙教势力的边缘,平常少有尊者会到这个地方。张保保不敢怠慢,眼瞅着这些人黑着脸,一句话也不说,也不去贴他们的冷屁股了。

    大人物自然有上面的人去出面交涉,自己这些小人物,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了。

    火舞很快便收到了消息,她有些诧异,按照规矩,尊者驾到,河商县总护法是必须要去接驾的。没有多耽误时间,火舞让手下通知圣蛟赶紧到议事厅。她自己则稍稍打扮了一番,这才往议事厅赶去。

    方杉刚从荣阳楼出来,往火舞的住处而去,正好就碰上了去广坤宫通知圣蛟的小吏。方杉见他行色匆忙,觉得有些蹊跷,便想让绿叶喊住他。

    绿叶注意力全在方杉身上,不劳方杉动口,仅仅通过几个眼神动作,绿叶便已经明白,她冲着那名小吏喊道:“哎,你等等!莲华护法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绿叶的话,顿住了脚步,低眉顺目的对方杉说道:“是,莲华护法请问。”

    方杉走到他的身边,问道:“你跑这么快是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城里来了一位尊者,小的奉火舞护法之命,去通知总护法大人。”

    方杉略一沉思,心里想道,圣蛟这会正喝的大醉,恐怕无法接待。他又问道:“是哪位尊者驾到?又在何处歇息?”

    “是从神庭来的夜魔尊者,张大人已经带他前往议事厅了。”小吏又答。

    方杉转而说道:“总护法大人现在喝的大醉,你去了也不一定能叫的醒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可怎么办,火舞护法叫小的一定要马上请总护法大人前去迎接。”小吏有些愁眉苦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不用担心,尽管去叫便是,我先去找火舞护法说明情况,想必也不会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谢谢大人了,小的这就去。”那小吏恭敬的行礼以后便往广坤宫去了。

    方杉回头对红花绿叶说道:“走,去议事厅。”“是!”三人连忙快步往议事厅赶去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几个卫士模样的人正在向渊龙禀报他们的见闻。

    “祭祀大人,据探子回报,从神庭那边来了一位尊者,张保保已经带他们去议事厅了。”

    渊龙这会正坐着喝茶,一听属下的汇报,原本漫不经心的他顿时重视起来。有些不明所以的喃喃自语道:“神庭的尊者这时候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接着又大手一挥,对着手下们说道:“来人!准备几份厚礼,去议事厅!”“是!”一干卫士火速开始准备,渊龙穿上了自己最为正式的祭祀礼服,准备前往迎接。

    离芒也很快收到了消息,他安插在河商县各部门的眼线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他。没有犹豫,他深知此中的利害关系,立刻让手下准备马车。正要上车,却突然觉得心神不宁,他思索片刻,对手下的卫士说道:“你去传水火土三位先生跟我一起走。你去请黑魁护法即刻前往议事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离芒的卫士立刻按他的意思而去。这水火土三人,正是离芒手下的三位护法级的死士。

    一时间,河商城内几个大势力再次云集,往河商的议事厅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,张保保已经带着这位夜魔尊者来到了河商城的议事厅,夜魔尊者径自走向河商总护法的位置,这把椅子对他来说只是一把椅子罢了。

    张保保有些谄媚的笑着说道:“尊者大人,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,小的定当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夜魔尊者抬起头,他看上去并不是很大的年纪,最多三十来岁,却顶着深深的黑眼圈,仿佛好几年都不曾睡过一觉。这黑眼圈也十分有特点,就像是精心绘制在他脸上的眼影一般。他的嘴唇是青紫色的,就好像气血淤积在嘴唇上,整个人看去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或许他叫夜魔,是有原因的。张保保一看这张如此有特色的脸,就有些不寒而栗,他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嘴角上扬一些,笑的更加谄媚一些,好似这般就更有安全感。夜魔深邃的眼睛里,不露一丝喜怒,却只是紧紧的盯住了他。

    张保保感觉自己被包围了,四周的一切都消失不见,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沉默的夜空。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,连带着他身上的血液也一同凝固了。

    夜空中突然划过一道流星。“我道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,原来是夜魔大人。”火舞人还没到,她的声音就先带着一股火热的气息冲进了议事大厅之中,一下子帮张保保解了围。

    张保保险些软倒在地上,先前不曾流出的冷汗,这会仿佛打开了水龙头,一下子流个不停。他还没昏过去,用尽全身的力气,往门口走去,似乎那里有温暖可以慰藉。

    整个议事厅里都处在夜魔尊者的气场之中,而火舞的到来,像是寒冷黑夜中的一团篝火,虽不能温暖整个黑夜,却能温煦其身边的旅人。

    火舞刚进门,就先远远的施了一礼,“夜魔尊者驾到,奴家有失远迎,向尊者赔个不是,望尊者切莫怪罪。”边说着,边向前稍稍的迈了一步,将张保保护在身后。张保保感激的看着火舞,借着火舞涌溢出的内息,他已经好的多了。

    夜魔挠了挠头,打了个哈欠,摆了摆手,有些玩世不恭的说道:“免啦,你那老相好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“劳烦尊者挂念,圣龙护法被奸人所害,已经回归天上了。”火舞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夜魔仿佛听到了什么夸张好笑的事,先是一愣,继而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,哈哈,死啦?那小子死啦?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下子从总护法的位置上站了起来,几步便跨到火舞身边,用手托起火舞的下巴。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啧啧,火舞,既然圣龙已经死了,今后你就跟着我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呵,尊者说笑了。您身边貌美如花的姑娘一抓一大把,怎么会看上我。”火舞不动声色的将夜魔的手挪开。

    “错!那些一吹就倒的女人怎么能让我尽兴呢?倒是像你这样劲爆的女人,才更合我的胃口。”夜魔凑到火舞的耳朵边,带着**的语气轻声说道。一边说着,一边将他的手伸向火舞,意图不轨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