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回到古代当花旦 > 第一百四十九章 计划中

第一百四十九章 计划中

回到古代当花旦 | 作者:姗梧桐| 更新时间:2019-08-13 04:24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许知落立马堆上笑脸回道:“其实这件事有很多办法解决,不一定要如此暴力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想找傅雪谈判?”

    “不!我才不要招惹她。我的意思是可以找沈寒协商,何必为了这一件小事,把大家的命都搭上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也不想协商,这事你承诺过我,一定要抢,傅雪不让我好过,我也决不让她的日子痛快。”

    傅凌气在心头,许知落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,只用认命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这婚我一定会抢。”

    听到满意的答案,傅凌的脸色这才缓下来。

    “凌,你最近的戾气很重,你真的没问题吗?要不要找心理医生看看?”

    “心理医生?”

    “找沐风,沐风开导人很在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找人开导我,是不是想等我想通后,这婚就不抢了?”男子不讲理的时候,真的没女子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只是让你心情好一些,我只是想看到以前开朗的傅凌,跟抢婚一事完全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近日的心情,确实不太好,有点暴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去找沐风吧,我一会再去找你们一同吃午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会儿记得找我。”

    许知落一边点头,一边将傅凌送到门边,用手往外指了指道:“沐风就在这条长廊的倒数第三间厢房。”

    她只想将傅凌赶紧打发走。

    不然再与他相处一会儿,许知落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发起疯来的傅凌,好可怕!

    许知落一边看着傅凌远去的背影,一边在心里恐惧。

    虽然傅凌最近的状态很反常,但还是值得原谅,毕竟谁有傅雪这样的妹妹,都会抓狂吧。

    他能忍十几年,真的不容易,还是在辰贵妃经常欺负他母妃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若换作是许知落,她早离家出走了,还给你忍。

    她反正忍不了。

    经过半个月的努力,许知落终于将戏本润色修改完毕。

    此后正式可以进行筹备。

    除了操心捧红白露一事,还要计划是先将傅雪绑起来,让她没办法出现在大婚现场,还是不要命去抢,然后一不小心把所有人的小命都搭上。

    “选择好难啊!”一声咆哮从许知落房内传出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就随便选择一个计划,我与沐风都会尽力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?选择?”许知落语气都变了,“这种会掉脑袋的事情怎么随便?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随便选吧,我都有招。”

    “我选第一个,直接把傅雪绑了,比现场劫婚有胜算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了吗?”傅凌突然很认真问她。

    被他这样一问,许知落心里瞬间没底,“等一下,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平日还说我选择困难,我觉得你才选择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这种事拿小命拼的事,当然要再三考虑,我可不想再死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死过了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确定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确定了,还是选第一个,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婚的前几日,我们就想办法将傅雪给绑了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你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许知落刚想替傅雪说句好话,傅凌怒目一瞪,她立马改口,“千万别手软!”

    三人商量好,只等傅凌部署完善,就可以对傅雪动手了。

    八月盛夏刚过,秋天便踩着盛夏的尾巴悄然降临。

    初秋的微风拂过戏最的花草青树,枝丫上的绿叶开始泛黄,片片掉落。

    许知落穿着盛夏的薄衫坐在窗边吹风,这样的日子,真的好舒适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个月,今日终于可以闲下来,她自然不想再操心其他事情,只想这样坐着。

    新戏本的筹备,许知落已忙地七七八八,而且白露很有天赋,也很努力,几日后的演出,她觉得完全没问题。

    沐风还是爱捣鼓那块破石头,已经有好几日没出过厢房,好像连早午晚膳也没见他怎么吃过。

    有简钰与许知落的名气,白露出台那日,现场好歹也来了百来位姑娘,场面也不算太难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百来位姑娘当中,还包括了冷香跟玲珑。

    玲珑从风花雪月离开,竟投奔了冷香。

    不过也在情理之中,毕竟风花雪月没能收留她,她若能找到能施展她才华的地方,许知落也为她高兴。

    不知道冷香此行的目的,许知落全程的注意力基本都在冷香身上,耳边的琴音与细碎的谈话声未曾妨碍她分毫。

    简钰作为白露的导师,首次出台自然也在场。

    他就坐在许知落知身旁,一同坐在戏台的最前方。

    许知落时不时回头,直到耳边热烈掌声,她一直悬着的心,才完全放下。

    戏刚结束,简钰与许知落那帮小戏迷热情地围上来,七嘴八舌问道:“台上那位白露姑娘是你们二人的徒弟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为何会瞧上她,还要同时做她的师傅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打算在一起了吗?”

    “许姑娘长地越发好看,与简公子站在一起,还挺般配的。”

    这百来人,你一句我一言。

    许知落只觉得自己的耳边有上百只苍蝇在“嗡嗡”地叫。

    这些场面还是简钰比较熟悉,不过三言两语,就将她们轻言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待众人散去,许知落看着地下的瓜皮果仁叹气,估计一会儿又得收拾好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“简公子姑且去旁边休息片刻,等我将这里收拾干净,再找你一同去吃午膳。”

    简钰自没跟她客气,直接走到一旁干净的地坐下。

    许知落捋了捋袖子,转身正准备摆好凌乱的桌椅,却不经意瞧见了一身藕粉色长裙。

    冷香似笑非笑站在她身前,目光有几分打量。

    站在她身后的玲珑时刻警惕观察着风花雪月的四周,生怕稍不注意,角落就会跳出什么怪物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走?又想留下来与我吵架吗?”

    “许姑娘误会了,冷香此番前来,除了品味许姑娘的作品,还要……”话到重点,她突然顿住,执起肩上一缕青丝,轻轻把玩,垂眸低笑。

    “还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要告诉许姑娘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害我,诋毁我,我都烧高香了,还指望你告诉我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冷香知道许姑娘对冷香的印象不好,但这个秘密事关许姑娘之前的绯闻,要不要听,许姑娘自己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直接说,我没捂住耳朵,你不必在这弄虚作假。”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